熱卷

2022-01-17 00:14:49 作者:熱卷

  熱卷來自熱卷

“啊!可惡···”

“螻蟻,你必死!本帝必殺你!”

“殺啊!給本帝破!”

···

如果說,先前的諸位主尊階強者心中的怒意與恨意,僅僅隻是一個火苗的話,那麼羽皇的話語,就像是一把幹柴,頃刻間,將諸位主尊階心中的怒意與恨意,化作了熊熊烈焰,可以看到,此刻的他們,個個宛如瘋狂的一般,不要命朝著眼前的九彩光幕轟去,雙眼通紅,宛若要噴火一般,個個臉色猙獰,對於羽皇可謂是恨得直磨牙。

同一時間,他的右手也是沒有閑著,右手淩空高舉,華光閃爍間,有著萬道刺目的金色長槍,蜂擁而出,宛如是一場金色的劍雨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黑洞之中的諸方主尊階強者,襲殺了過去。

滾滾的灰霧中,灰色海水之上,一個個粗大的灰色水柱,林立四方,其數量巨大,然而雖是如此,但是,它們分布的並不散亂,相反它們排列很是整齊,整整齊齊分布在黑洞的出口處,遠遠望去,仿佛是一位位頂天立地的巨人一般。

雖然說,先前他並未出聲驚呼,臉上始終保持著平靜之態,但是,實際上他的心中,卻是很是不平境,與幽玄等人一樣,他的心中,也是非常的震驚。

說話間,羽皇出手了,左手猛然抬起,隨著一陣華光閃過,那道原本有些暗淡的帝字,瞬間華光大盛,再次強盛了起來。”

“螻蟻就是螻蟻,生死皆不自知。

隻是可惜,這一次,依然是無果。

“居然···居然這麼多?”羽皇眉頭緊鎖,心中悠悠低語道。

“看來,這一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哈哈,試問天下,誰人可阻!”

“殺啊!”

“卑賤的螻蟻們,拿命來!”

···

見此情形,黑洞之中的諸般主尊階強者,不禁齊齊長吼了起來,一張張冰冷的麵容上,布滿了暴虐與殘忍的笑容,他們很是興奮,因為,他們都是以為自己擺脫了禁製,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呼啦啦!

嘩啦!

黑洞中,灰色海洋的上空,狂風呼嘯,波濤起伏,浪濤翻湧間,一股股灰色的霧氣,彌漫而起,席卷諸方。”

“斬!”

···

同一時間,幾乎就在羽皇動手的那一刻,在場的其他修者也都是齊齊出手了,一瞬間,眾人所處的那片虛空中,華光暴湧,一道道恐怖的殺伐幻影,齊齊而出,緊隨著羽皇打出的金色槍雨之後,朝著黑洞中的諸多主尊階強者,轟殺了過去。

“我···我去!”

“汪!哇靠···”

“這···這個玩笑開大了吧!”

···

海域上空,黑洞之前,當看清了黑洞之中的情形之後,幽玄以及尋古等人便是全都忍不住驚呼了起來,他們太震驚了,可以看到,此刻的他們,一個個的麵色大變,雙眼大睜,死死的盯著黑洞之中那些灰色水柱,眼神中,滿是震驚與難以置信之色。

砰!

嗷嗚!

沒過多久,最終隨著一聲轟響與哀鳴聲傳來,那道橫亙在黑洞之前的帝字,轟然破碎了開來。

“你們高興的也太早了,想要出來,恐怕沒有那麼容易。/p>黑洞之內,是一片汪洋大海,一片巨大的無比的灰色海洋,而其中的所彌漫的灰色霧氣,正是從這片海洋之中散發出來的。

“再來!”

“全力出手!”

···

對於那位男子的譏諷,眾人渾然不在意,很快,隨著一陣大吼傳來,眾人再次出手了,紛紛使出各自的全力,演化著一道道恐怖的攻伐幻影,鋪天蓋地的朝著黑洞之中的眾多主尊階強者,轟了過去。

然而,這種情緒,他們僅僅隻是持續了一刹那,下一瞬間,他們臉上的笑容,便是皆是僵在了臉上,個個雙眼大睜,一片陰沉,因為,就在剛剛,就在他們剛要衝出了大開殺戒的時候,一道閃爍著九彩之色,並且其上刻有帝字古印的巨大光幕,憑空而現,直接堵在了黑洞之前。

(二更,三更稍後,,弱弱的問一句,有沒有月票···)

(本章完)。

“螻蟻?”羽皇眼神微眯,冷冷的掃了眼黑洞出口處的諸位主尊階強者,漠然道:“你們這麼多位主尊階強者加在一起,到現在,連朕布置的一道禁製,都還未能打破?若朕為螻蟻,那你們又算是什麼?螻蟻不如?”

“卑賤之人,找死!”

“你以為,這個禁製能夠困住我們嗎?笑話,本帝發誓,帶我等破禁而出之後,第一個殺你!”

···

羽皇的話一出,黑洞之中,瞬間沸騰了,怒吼聲、咆哮聲此起彼伏,個個臉色猙獰,周身殺氣狂湧,狠狠的怒視著羽皇,恨不得要立刻衝出來,將羽皇碎屍萬段,因為,他的話,狠狠的戳中了他們的痛處。”

“實在是卑賤,明明心中早就知道結果了,但是,卻仍舊是嘴硬,死活不願承認。

外界,羽皇等人皆是在皺眉,他們有些無力,因為,對方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按照平時,羽皇先前的那一次攻擊,哪個主尊階敢硬接?誰敢無動於衷,一擊之下,即便是主尊階強者,也有隕落的危險,然而此刻,他們的攻擊,竟然全然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甚至,都還沒有到達他們身邊,便是被諸位主尊階強者打出的攻擊,給擊散了開來。”一位魔族的皇極境修者開口,苦笑連連,一雙深邃的眼眸中,滿是絕望與死灰之色,因為,在他看來,眼下的情形,根本是沒有任何的勝算了。

“雕蟲小技,滅!”

黑洞之中,望著突然從外界襲殺而來的攻擊,萬千主尊階強者皆是冷哼了一聲,他們很是不屑,接著,他們齊齊出手,紛紛打出一道攻擊,迎了過

砰砰砰!

最終,羽皇等人的這一波,無果而回,全然沒有傷害到。”

···

緊隨那位背生四翼的藍袍男子之後,黑洞之中,瞬間便是響起了一陣冷嘲熱諷的聲音,一個個的撇著嘴,言語中,滿是不屑之意。

“絕滅?那也未必,不試一試,誰又知道,結果究竟如何呢?”微微看了眼那位妖族與魔族的修者,羽皇眼簾微垂,輕聲低語道。

“螻蟻們,怎麼樣?見識到差距了嗎?”這時,一位頭上雙角,臉色發紅的男子冷笑,一臉的冷漠與嘲諷。

不過,可惜的是,事實證明,他們的這個想法,最終也是泡湯了。

因為,從頭至尾,黑洞之中的那些主尊階強者,都僅僅隻是在揮動著一隻左手,在與羽皇等人對抗,而在此過程中,他們的右手,卻是從未閑著,一直在演化著諸般手段,轟擊著那道擋在黑洞之前的帝字禁製。

“他們是癡人說夢。

不過,雖說如此,但是,羽皇等人卻是並未氣餒,他們非但皆未停手,反而是攻擊的越來越猛了,一波接著一波,因為他們都是想著,就算不能傷到他們,至少也要阻止他們,延長他們破開帝字禁製的時間。

聞言,在場的諸位修者,相視了一眼,齊齊點了點頭,道:“嗯,沒錯!不試一試,誰又知道結果呢?”

羽皇的話,很是平淡,全無霸氣可言,但是,此刻聽在眾人耳中,卻是猶如一道希望之音一般,一刹那,一掃眾人心中原有的陰霾,使得他們重新燃起了希望,個個鬥誌昂揚。

砰砰砰!

說話間,他們手中的動作,始終未停,一道道璀璨的殺伐幻影,齊齊自他們手中飛出,在攻擊著羽皇設下的那道‘帝’字禁製。

“殺!”

“汪,雜碎們,吃本汪爺一擊。

“是啊,難道,我大千世界真的要從此絕滅了嗎?”一位妖族的皇極境強者,仰頭長歎,滿目的悲傷與苦澀。

“廢話少說,先破了朕的禁製再說吧。

怎麼能不震驚?如何能夠不震驚?

雖然,他們早就猜到了逝界之中的主尊階強者的數量會很多,也想過,此番一戰,他們很可能會打的無比的艱苦,勝算極小,甚至,在他們心中,就連最壞的打算,都是已經想好了,然而,即便如此,此時此刻,當真的見到對方後,他們依舊是忍不住震驚、忍不住驚慌,因為,對方人數太多了,遠超他們的想象···

先前,他們一直以為,逝界的主尊階強者的數量,最多也就兩三萬左右,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逝界之中的主尊階強者,居然如此之多,粗看之下,此番聚集於此的主尊階修者,足足不下於十萬之眾,而這個數目,足足比他們所猜想的高出了三到五倍。”這時,就在諸位主尊階強者,微微失神的時候,羽皇的聲音,突兀地響了起來。

當然了,此刻,眾人震驚的所在,並不是那一道道灰色的水柱本身,他們震驚的,乃是那一個個高立於灰色水柱之上的恐怖身影,因為,他們都是看的真切,那些全都是主尊階修者的強者,一個灰色水柱之上立著一位,他們個個氣蓋諸方,周身灰霧彌漫,殺氣騰騰,宛若魔神一般。”羽皇撇了撇嘴,淡漠的道,對於諸位主尊階強者話語與恐嚇,他渾然不在意,甚至是很是不屑,因為,他根本不怕。

“卑賤的螻蟻們?事到如今,還不願意認命嗎?就憑你們,難不成,還妄想要擋住我等的步伐嗎?”

這時,幾乎就在眾人的聲音,落下的那一刻,一聲冰冷,全無感情色彩的聲音,便是突然響了起來,這道聲音是從黑洞之中傳來的,它的主人,是位於最前方的一位背生四翼、身穿藍色衣袍的男子熱卷

    標簽:

    上一篇 :下一篇 :

    熱門推薦

    最新文章

  • 建材公司

    2022-01-17
  • 毛線絨線

    2022-01-17
  • 沉木

    2022-01-17
  • 朋克精神

    2022-01-17
  • 兒童泳衣

    2022-01-17
  • 冷軋讀音

    2022-01-17
  • 秋冬旅遊穿搭攻略

    2022-01-17
  • 套裝門圖片及價格

    2022-01-17
  • 阻燃尼龍

    2022-01-17
  • 熱卷

    202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