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寶

2022-01-17 00:12:50 作者:暖寶

  暖寶來自暖寶

“我是絕對不會讓事情失敗的,否則,你我兄弟三人,都沒有活路!”

夜幕低沉,兄弟三人的談話,也漸漸飄散在風中,周圍靜悄悄的,除了蟈蟈的叫聲,無人知曉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

幾日後,西邊碼頭,天色蒙蒙亮,江邊的霧氣籠罩著碼頭,碼頭周圍的風景若隱若現,遠處的樹影影綽綽,一片陰影垂下,寂靜的碼頭,沒有絲毫人氣。”

穆梁微微搖了搖頭,露出了一絲淺淺的微笑。大哥,之後的事情,就按照你的想法行動?”

穆羅應了一聲,沉思了片刻,隨即開口道:“此事有了變故,不能像之前一般行事,但基本相差無幾。二弟,你性子還是如同以往一般,如此魯莽行事,豈不是讓三弟看了笑話?”

穆羅篤定的開口說完後,又補充了一句。

“大哥,你確定他們真的會來?”

穆羅瞥了他一眼,微微點頭。”

穆梁有些愧疚的低下了頭。

可既然大哥與二哥都這般說了,那李文淵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來,也是穆羅意料之中的事情。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究竟是個什麼來頭,但穆羅的心中,卻是高看了他一眼。

“謝公子,你莫不是在開玩笑,你這小廝這般矮小,真的可以保護你們二位麼?怎麼瞧著像是在開玩笑呀?”

穆朗一邊說著,一邊笑出了聲。

若非將這個男人談妥了,恐怕他此時此刻也還不能與三弟他們平安的站在這裏。因此,在這個問題上,穆羅不欲跟李文淵過多糾纏。

雖然他已記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到大哥這副模樣,想必也擔憂自己,他的內心劃過一陣暖流。不過他此刻聽到穆羅這般說,心中不禁有一絲羞愧。

倒是一旁的穆梁看到穆朗這般,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安慰道:“無事的,二哥,你也是擔憂罷了。

“這是我的小廝,過來幫著一起做事了,也會些拳腳功夫,算是我與李老爺的保鏢,畢竟出門在外,總要顧忌一下安全,公子應該不會介意多一個人吧?”

謝瑜都這般說了,穆羅自然不會開口說什麼。驢車後頭黑布罩著一堆堆的東西,令人瞧不清裏頭究竟是什麼。

李文淵摸了摸自己短短的胡須,笑眯眯的看著麵前幾個幾乎與天色融為一體的人,開口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記錯了時辰,所以來晚了,沒讓你們久等吧?”

穆朗聽罷,眼神一瞪,就想要開口。”

穆羅又淡淡的開口說了一句。”穆朗喃喃的開口說道。

穆朗聽到他這般說,險些翻了個白眼。

幾個身影時不時的回頭,十分謹慎。

很快,幾個身影出現在穆羅幾人的麵前。

穆羅順著聲音望去,果不其然,瞧見了那個男人:謝瑜。他雖然記得自己之前確實動了手,但後頭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卻是記不清了。

穆朗衝著四周看了看,忍不住低聲抱怨道:“他們怎的還不出現?都什麼時辰了,莫不是在唬我們?”

穆羅倒是不著急,他站在原地,雙目注視著遠方,淡淡道:“離天亮還有一陣子,不用急,還有時間。

穆羅一看,手中的動作便微微收了收,眉梢也不知不覺鬆開來。

“也算是剛剛好吧。

如今,他們還算是合作的關係,在這個節骨眼上,穆羅自然不會與他撕破臉。而此刻李文淵一行,也不過三人。

幾個人誰也沒有發出聲響,隻是悄無聲息的盯著那發聲之處看。

穆朗聽到大哥這般說,便知曉他並不介意,即便他心裏有一絲不悅,到底也沒有開口說什麼。

穆羅擺了擺手。

還沒等他開口,穆羅已經發話了。”

穆羅微微頷首。加上這身形,怎麼看,也強不到哪裏去。對於穆羅來說,不知不覺之中,他已將謝瑜當成了一個真正的對手。”

穆梁愣了愣。

“又見麵了。

“謝公子。

穆羅聽罷,眼神也微微暗了下來。沒想到那李文淵居然這般貪婪無恥,竟將念頭打在了我們兄弟的頭上。作為一個商人,怎會拒絕如此之大的誘惑?更何況,他的誠意十足,即便是李文淵這樣的首富,也無法拒絕。穆朗心裏撇了撇嘴。

畢竟這樣的中原人,他幾乎沒有遇到過。這般重要的事情,他都能夠記錯?穆朗十分懷疑,這個人究竟是不是誠心想要跟他們做生意。穆羅微微搖了搖頭,他定睛看著穆梁,半晌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三弟,你這幾日受的苦,大哥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的!”

穆梁看著穆羅沉沉的臉色,知道他動怒了,而且還是因為自己。



到了碼頭附近,穆羅伸出手示意,後頭的驢車全都停了下來。

謝瑜也衝著穆羅微微點了點頭。

謝瑜聽到此處,眉梢微微一凝。

這個人未免也太過分了,還以為是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居然記錯了時辰。

許是謝瑜注意到了穆羅的神情,他瞧了一眼自己身後的人,倒是先開口解釋了。他們來得這般遲,確實少了一點誠意。

大哥都這般發話了,穆朗自然也不再抱怨什麼。

“那可真是巧了,你們剛到,我們也剛來,一切都剛剛好。

那日他看李文淵的眼神,很清楚瞧見,他眼底的貪婪。若是此刻有任何不對之處,他們會立刻掏出腰間的武器,將麵前的麻煩解決。隻是他的臉藏在麵巾裏,讓人瞧不清他的動作。

出門在外,若是連這種最基本的警惕都沒有,恐怕他們早就喪命了。

穆羅話音剛落,穆朗已經忍不住搭腔了。

“別提了三弟,若非此次你中了小人的奸計,大哥也不會受製於人了。”

穆羅收回腰間的手,低聲開口道。

在場的幾個人頓時警惕起來,雙目盯著方才他們出來的樹林看,手也不聲不響的放在了腰間。

“那令牌,可是帶來了?”

多個人罷了,即便會拳腳功夫,比起他們一行七八個人,可根本算不得什麼。”

穆羅看了一眼跟在謝瑜身後,一直低著頭的一個人,他的身形並不高,一身黑衣,大大的帽子擋住了他的模樣,令人看不清他的長相。

罷了,跟這樣的人,本來也無話可說。

“你們來了。

“是,大哥!”

一旁的穆朗看著這一幕,感慨了一聲,隨後低聲道:“太好了,如今三弟已經醒了。”

穆朗聽到三弟的安慰,心裏總算是好受了一些,他感激的開口道:“謝謝你,三弟,你的確比二哥穩重多了,二哥應該向你學習才是。

不過這李文淵,麵皮的確挺厚的,讓穆羅都有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這個男人,究竟知不知道麵皮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他大哥分明說的是客套話,這般顯而易見,他都瞧不出來嗎?中原人不是慣常說這樣的話,他怎會不明白?這個人,莫非蠢到了這個地步?

穆羅並非沒有注意到穆朗的表情,他也沒有說什麼,自家弟弟是個什麼個性,他作為哥哥,最為清楚了。”

“三弟隻是擔心因此妨礙了大哥的計劃,畢竟此次出來,上頭也說了,若是事情做不好,那回去可是要受罰的!”穆梁似乎想起了什麼,身上打了一個寒顫。至於李文淵,其實他從未放在眼裏。

“確實挺巧的。

“三弟,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此事與你無關,你不過是個受害者罷了,有大哥在,莫怕。”

穆朗看了一眼穆羅,看著他老神在在,一副完全不擔心的模樣,忍不住撓了撓腦袋。

帶頭的,自然是穆羅,他的身後除了穆朗與穆梁,還有幾個人。連他穆羅都看不透的人,那本身已經很不普通了。尚未大亮的天色,他們綠色的眸眼隱約可見,猶如黑夜中的貓,盡管周圍空無一人,也保留著冷靜與警惕。”

對於穆羅來說,晚一些也並無不妥,隻要他們來了,不影響他們辦事,一切便都安然無恙。

“大哥,都是三弟不好。

“大哥說的是,是二弟太容易急躁了。

但是這樣的人,還能有什麼心眼呢?看來所謂的首富,腦子也沒好到哪裏去。

“他們會來。哼,等此事辦成了,我再好好收拾他!”

穆梁聽到穆朗這番話,有些不明所以,腦海中隱約閃過幾段碎片,但卻無從拚湊。

對於穆羅來說,李文淵不過是一個貪婪的商人罷了,而謝瑜這個男人,他卻看不透。

他也知曉,自己性子較為衝動,遇事極易耍性子,這些年來也因此闖了不少禍,若非有大哥在,恐怕他多少條小命都不夠用。

“無礙,我們也是剛到不久。

這件事情他是清楚的,大哥為此謀劃了多久,他們都看在眼裏,如今情況有變?

“大哥,這是為何?”

穆羅尚未開口,穆朗眉梢翹得老高,眼中怒氣更甚。”

旁邊傳來一個低沉好聽的聲音。

穆朗正待開口,突然,旁邊的樹林中傳出了細微的聲響。”李文淵聽罷,似乎很高興一般,臉上的笑容又擴大了一些。

不多時,幾個黑色的身影,從樹林中冒了出來,他們身後跟著一輛又一輛的驢車,正緩慢前行。

旁邊幾個人聽到他這般開口,頓時反應過來,這幾個人,想必就是他們等的人了暖寶

    標簽: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