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宿風壁紙

2022-01-17 00:15:43 作者:原宿風壁紙

  原宿風壁紙來自原宿風壁紙我可以承諾讓葫蘆穀的弟子不去找你家人報仇,甚至不去你的那個什麼流蛇……”任平川臉上現出一絲紅潤,語氣有了一些動容。

一股無形的勁氣衝來,葉默的衣服無風自動,他感覺猶如一個大鐵錐‘轟’的一下錘在了他的胸口一般的難受,他下意識的運轉了一下真氣,這才平緩了下來。葉默立即聚起全身的真氣戒備,準備隨時突圍。甚至連他被飛劍劃破的手掌都沒有注意到。如果原本葉默在他眼裏什麼都不算的話,現在他也對葉默的傳承起了心思。事實是他果然沒有算錯,葉默明知道他有陰謀,依然來到了葫蘆穀。就算是他們來了,也不會幫你的。

“你就是葫蘆穀的穀主?”葉默心裏一驚,他想起了曾震俠說的,葫蘆穀有一個穀主閉關十幾年了,沒想到他竟然出關了。他盯著這蒼老無比的老者冷聲說道:“任穀主,我敬佩的不是你的為人,是你的功夫。如果不是葉默知道葫蘆穀不可能有修真者,說不定他已經轉身就跑了,這老者,太可怕了。也許有了你的傳承,我可以跨出這一步。

葉默再次被撞飛出數丈遠,撞在一堵石壁之上,身上全是血跡。”任平川指了指身邊的一名玄級後期的武者說道。

任平川的話已經威脅到他的底線了,流蛇和他的家人這老東西都敢威脅。沒有真氣,就算是他手段再多,也施展不出來。

他見葉默竟然還有能力舉劍,甚至還如此凶殘,終於忍不住自己的怒火,再也無法淡定下來。如果葉默早知道這裏有這樣一個老家夥,他肯定在斷頂山就殺了項名王。

(未完待續)

。自己的攻擊手段還是太少了啊,畢竟這裏資源有限,很多的手段都需要真氣配合。

“不錯,老夫就是葫蘆穀的穀主任平川,你既然殺我葫蘆穀如此多的弟子,就算你再天才,今天也必須留在這裏。

葉默很想避其鋒芒,可是他竟然發現自己的身形完全被任平川的掌風籠罩住了。”這名弟子被穀主叫到,心裏一喜,立即就提著劍衝了上去。

葉默冷冷一笑,他徹底的豁了出去,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現在他已經明白,項名王用的根本就不是陰謀,而是陽謀。

葉默運起十成的真氣,手裏的飛劍似乎幻化成了巨大的門板,卷起無盡的殺氣,直接對這老者砍了過去。隻是因為他想項名王就算是有什麼陰謀,也無法算計到他。

“你膽子很大,殺了我葫蘆穀的弟子,還敢空手來我葫蘆穀。

葉默知道對任平川這種高手來說,他的火球術和風刃術等於擺設。幾天前他還感覺汪冷禪的內氣幾乎可以和他媲美,現在他才知道汪冷禪要是和這老者比起來,簡直差了幾條街了。

看見葉默忽然劈過來的門板樣的巨劍,任平川的臉色忽然變得ji動起來,他的臉漲得愈加通紅,喃喃自語道,“竟然是真的法器,傳說竟然是真的……”

任平川在腰間一抹,一個根漆黑猶如長棍一般的兵器出現在他的手裏,

“轟、轟……”葉默的飛劍和任平川手裏的長棍撞擊在一起,再次卷起巨大的內氣波浪,修為低的葫蘆穀弟子直接被震得暈倒在地,嚇得別的弟子紛紛後撤。除了硬抗,他沒有絲毫的辦法。葉默讓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古怪。

唯一的禦劍手段,葉默此時不想拿出來,那是他保命的東西,這個任平川實在太厲害了點,在他渾hou的內氣麵前,葉默沒有絲毫的辦法取巧。

如果不是知道這任平川是修煉古武的,葉默還以為任平川是修真者,他和自己相距五六米遠,可是這一步竟然直接落在了他的麵前。他想也不想,拿出兩顆‘蓮生丹’吞了下去。老東西,不要以為你晉級了先天,就可以那我怎麼樣。”任平川沒有看見葉默吞服丹藥,就算是他看見了,也不會在意。

“好膽……”任平川大喝一聲,手裏類似軟棍類的兵器帶起龍卷風一般的殺意,鋪天蓋地的砸向了葉默的雙腿。同時冷哼一聲,“老匹夫,你的承諾在小爺的眼裏就是放屁。葉默看見這蒼老麵容的老者,心裏頓時一沉,他第一次看不透對方的修為。而靈潭更是無法保住……”項名王此時走到這老者麵前恭敬的說道,絲毫沒有了那種火爆的樣子。

飛劍瞬間就出現在葉默的手裏,帶起葉默九成的真氣直接刺向了任平川的手掌。

“年紀輕輕,就有這種深hou的內氣,還有如此鋒利的法器,你的傳承果然不錯。

這老者歎了口氣,似乎有些吃力的說道:“葉默,你原本大有作為,可惜啊……”

“穀主,葉默殺我葫蘆穀長老,侮辱我葫蘆穀,而且我葫蘆穀的天才弟子錄冉被他的人殺了,彭擬貴被斷去了一臂,也是他叫人做的……如果不是穀主及時出關,我葫蘆穀百年基業,千年傳承就要斷送一空。

項名王算準了葉默就是知道他有什麼小陰謀,也肯定不會在意。

“是,師祖。

“好劍,我竟然沒有看見你的劍是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好本事。

葉默強忍住丹田的翻湧,吞下即將噴出的一口鮮血,心裏驚歎這個老家夥好深hou的內氣。項名王以為葉默想要等封武等人過來,冷冷一笑說道:“封武和曾震俠是不會來的,你也別指望了。

“你去將他的雙腳砍斷,然後將他拎過來。葉默感覺到了他的骨骼在碎裂,丹田甚至都有破碎的趨勢。就算是當初他參加拍賣會後,被地級高手張之彙攔截,也沒有這種感覺。”

他知道任平川看上了他的東西,就好像他看中了靈潭一般,如果不將任平川殺了,他絕對無法逃出生天。對他沒有任何威脅,如果使用這種小法術,平白浪費了真元而已。

“咦……”這老者見葉默絲毫不動的承受了一下他的內氣撞擊,不由的咦了一聲。葉默可以殺了汪冷禪,可以殺了夭四可郎,就可以殺了他項名王。不是說沒有先天修為的高手了嗎?這個老頭是怎麼出來的?

這些大門派果然不一般啊,這樣看來九明書院和南山汪家說不定也有這種老不死存在,萬一是這樣的話,自己卻真實小看了天下英雄了。

任平川淡淡說道:“你年紀輕輕就可以殺了半步先天的高手,說明你的傳承很不錯,既然如此,你就交出來吧。”葉默緩緩的舒了口氣,既然已經來了,就必須麵對。你葫蘆穀主動挑釁我,難道我還不能還手不成?”

任平川緩緩說道:“我葫蘆穀身為隱門第一大派,怎麼做事,不用你來教。葉默受了這麼重的傷,沒有什麼丹藥可以讓他在短時間恢複的。那一掌還沒有完全落下,炙熱的掌風和淩厲的殺機就籠罩了過來。”任平川絲毫沒有注意到已經有一名弟子死在了葉默的手上,而是盯著葉默手裏的飛劍讚歎道。可惜了,我沒有多少時間了,唉……”

“老東西,你不是先天?”葉默立即驚詫的說道,他以為這任平川肯定是先天修為了,原來弄了半天,他竟然還不是先天。丹藥吃下後,破碎的骨骼和傷勢迅速的好轉。

大意了,沒想到項名王的老巢還有這樣一個恐怖的存在。或者換句話說,如果不將葫蘆穀滅了,他就是可以逃出生天,他也不能逃。”

任平川似乎沒有注意到葉默的大罵,他有些惆悵的抬起頭,看向了遠處的一朵白雲淡淡說道:“我閉關十八年,卻沒有突破先天。”

說完任平川再次跨前一步,抬手對葉默一掌拍來。剛才那一下,他應該沒有行動能力了。

這一下,任平川同樣也不好受,他的嘴角溢出一絲血跡,不過他卻沒有葉默的那種丹藥。

“轟”的一聲,拳劍還未觸碰,就相交在一起,地麵被擊出一個數米的大坑,葉默被這炙熱的掌風砸出多遠撞在一名葫蘆穀的弟子身上,這名弟子哼都沒哼就直接被葉默撞死。

幸虧自己有‘蓮生丹’,不然就是這一下,他就徹底的完蛋了。而且葉默感覺任平川的內氣雖然比他深hou太多,但是他並不是沒有取勝的機會,因為他太老了。”任平川淡淡的說道。”

葉默沒有理睬項名王,手裏的飛劍忽然再次斬出一道劍練,那名奉了任平川命令要殺葉默的武者,被葉默一劍劈成了兩半。就算是自己無法逃走,也要拉幾個墊背的。”這麵容蒼老的老者平淡的說道,說完了不經意的往前邁了一步。

這老者是一個強敵,他從未遇見過的強敵。自己那一下看起來簡單,但是可以承受下來半步都不退,也沒有任何反應的,絕對不是普通人。而且這老者給他一種死亡的威脅,這是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我就是殺了你葫蘆穀弟子的葉默。不要說項名王隻是讓你交出傳承,就算是殺了你一個晚輩,你一個普通世俗界出來的人也不能和我葫蘆穀作對……”

葉默哈哈一笑,“老匹夫,好不要臉,我說葫蘆穀出來的人怎麼如此皮hou,原來是有傳承的。

“年輕人,你徹底的惹怒我了。

可是他的心裏卻是驚濤駭浪,難道這老者才是先天修為?如果他是先天的話,那麼潭角的先天算是什麼?就是一個渣都不如啊。

葉默下意識的看了看來路的地方,卻發現來路竟然已經被封住。年輕人,你交出你的傳承,然後自盡。他身上浩瀚的氣息,幾乎讓葉默想起了築基修士的威壓原宿風壁紙

    標簽: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