羧酸衍生物

2022-01-17 00:12:20 作者:羧酸衍生物

  羧酸衍生物來自羧酸衍生物”天乾之主輕輕地點了點頭,微微沉凝了下,他輕歎一聲,道:“曾經,他們兩人之間是最好的朋友,君後更是天王皇主畢生的摯愛,也是天王皇主的未婚妻。“天王皇朝?哼,就憑他們焉能打敗我大秦王朝?就算他們再強十倍,也斷然不會是我大秦王朝的對手!”大殿中,聽了羽皇的話後,天乾之主臉色一變,滿臉仇恨的道。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說完,他重重的一歎,隨即,突然轉身看向了骨王以及冥王四人,道:“皇主,關於君主、君後以及天王皇主他們三人之間的事情,就由骨王他們來告訴你吧,他們四人追隨君主的時間最長,一切的經過,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了···”

“嗯?”聞言,羽皇血瞳一轉,猛然看向了骨王四人,一雙血色眼眸,血光閃動,閃爍著濃濃的疑惑之色。

說完,羽皇稍稍一頓,隨即,仿佛又想起了什麼,他臉色一變,驚聲道:“對了,傾世天族,大秦君主既然來自傾世天族,這麼說他···他還是一位星象師?”

“沒錯!”聞言,骨王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傾世天族乃是星象世家,其族中每為成員,都是星象師,而我主人作為傾世天族的少主,他不僅是一位星象師,而且還是一位九階巔峰等級的星象師!”

“什麼?九階巔峰?你說大秦君主他是一位九階巔峰層次的星象師?”大殿中,這一刻,隻聽骨王的聲音一落,站在羽皇右側的星靈兒,便是突然驚訝的叫了起來。”天乾之主突然說道。

星靈兒本身也是一位星象師,可以說沒有人比她清楚星象師等級的提升有多難,同時,也沒有人她清楚,九階巔峰層次的星象師是何等的恐怖?

“不錯,我主人確確實實是一位九階巔峰的星象師。

“是啊,當年我大秦王朝是何等的威風?後來若不是···若不是,天王皇主君傾塵用齷齪的手段來要挾君主,我大秦王朝如何會滅亡?怎麼會滅亡?”這時,隻聽天乾之主的聲音一落,站在一旁的地坤之主,便是突然接話道。”骨王無比肯定的點了點頭,隨即,神色一斂,麵帶回憶的道:“我主人自小便天賦異稟,驚豔無比,他不僅在星象師這個職業上,有著極高的天賦,而且,在修煉上,他也是絕世無雙,在曾經那個時代,年輕一代,幾乎無人是他的對手···”

(本章完)

...

Ps:書友們,我是為尹染墨紅塵,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

大殿中,感受羽皇眼中的疑惑,骨王微微沉凝下,隨即,他臉色一正,看著羽皇不答反問道:“皇主,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屬下曾給你說過的上古四大星象世家?”

“上古四大星象世家?”九龍皇座之上,聽了骨王的話,羽皇微微一怔,道:“自然是記得,靈兒不正是來自於上古四大星象世家之中的煙雲星族嗎?”

“嗯。

此時此刻,彷佛是被乾坤二主兩人的話,勾起了什麼古老的回憶一般,隻見周圍的大秦王朝的舊部,全都是臉色陰沉,一個個的眼神中,滿是不甘與仇恨之色。

本來,在得知大秦君主乃是傾世天族的傳人的時候,星靈兒心中就已經是充滿了震驚了,不過這股震驚,被她給強行壓製住了。”

“什麼?天王皇主畢生的摯愛?未婚妻?”聞言,羽皇的一雙血眸中,血光

(本章未完,請翻頁)一閃,滿是驚訝道:“怎麼會是這樣?那後來,大秦君主、天王皇主以及夢兒的母後,他們三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會成為了如此結果?”

“哎,造化弄人!緣由天定,情由心生,一切的一切或許都是早已注定,一旦緣分來了,誰能夠阻止?誰又可以阻止?”天乾之主眉頭緊皺,一臉回憶的道。然而,此刻,當他聽過骨王說大秦君主乃是一位九階巔峰層次的星象師後,星靈兒便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震驚,大叫了起來。

“齷齪的手段?要挾大秦君主?”大殿中,聽了地坤之主的話後,羽皇的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微微沉思了一會,隨即,仿佛想到了什麼,隻見他血眸一閃,道:“難道···難道和夢兒的母後有關?”

“沒錯,正如皇主所說,的確是君後有關,不僅如此,我大秦王朝和天王皇朝之間的一切恩怨,都是因她而起,她,可以說是一切的源頭···”天乾之主重重地點了點頭,語氣滿是追憶的道。”聞言,骨王微微點了點頭,隨即,他神情一動,再次問道:“那不知皇主,是否還記的其中的傾世天族?”

“嗯,朕記得,傾世天族似乎是四大星象世家之首。”

“傾世無仙?傾世天族的唯一傳人?想不到,威名蓋世的大秦君主,居然有著如此來曆?”羽皇麵色凝重,眸光閃爍的道。

說完,稍稍頓了下,隨即,仿佛想到了什麼似得,隻見羽皇身軀一震,雙眼一亮,道:“慢著,傾世夢?傾世天族?傾世?難道···難道大秦君主是上古

(本章未完,請翻頁)四大星象世家之首——傾世天族的人?”

“沒錯!”聞言,骨王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道:“我的主人,也就是大秦王朝的君主,名為傾世無仙,他,正是上古四大星象世家之首,傾世天族的唯一傳人。”羽皇眼神一眯,微微點了點頭。

“一切都是因緣而起,因情而起。

“大秦王朝和天王皇朝之間的一切恩怨,都是源自於夢兒的母後?”聞言,羽皇眉頭緊蹙,一雙血色的瞳孔,緊緊地盯著天乾之主,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之前說天王皇主不舍得讓夢兒的母後死,這又是為什麼,難道天王皇主和夢兒的母後···有著很大的牽連?”

“沒錯,天王皇主和君後之間,的確有很大的牽連。

“怎麼回事?說清楚一點,曾經,大秦君主和夢兒的母後之間,曾經發生了什麼?這一切都是因何而起?”羽皇眉頭緊皺,滿臉疑惑的道羧酸衍生物

    標簽: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