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絲粉

2022-01-17 00:13:10 作者:螺絲粉

  螺絲粉來自螺絲粉

靜靜地凝視著爆炸之處,片刻後,隻見帝雪世家的老祖,眸光一亮,突然道:“如今,爆炸之處一片虛無,沒有一絲人影,難道天寒和煙雨天宮的眾將士都已將···”

“不可能!”這時,隻聽帝雪老祖的話還未說完,骨王便出聲打斷了他的話。

非常靜。

說完,屍王頓了頓,又繼續道:“我想,他們應該是被剛剛毀滅力量,帶到了某個虛空中去了吧!”

“王主!”

這時,就在骨王等人在思索著煙雨天宮的去向的時候,隻見妖皇宗宗主紫天極,吳家家主吳蒼,帝雪世家家主帝雪天雲,以及帝雪含煙,破天,吳帝,白晨,傲劍等人,全都從遠處趕了過來···

“王主,你們沒事吧?”紫天極、吳蒼以及帝雪天雲等人齊聲道。

“好!今天就讓我們共赴生死,曾經的夢可以不要,但是,那曾經恨,延續了數萬

(本章未完,請翻頁)年血與怨,不可忘,也不能忘!”宇輕寒點了點頭,聲音充滿蒼涼的吼道。

“沒有,他們並未被滅,我想他們應該很快就會···”說到這裏,仿佛發現了什麼,隻見羽皇臉色一動,突然改口道:“不,他們已經來了···”

(本章完)

...

Ps:書友們,我是為尹染墨紅塵,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

“真是好險,剛剛幸虧我們退的及時,不然我們

(本章未完,請翻頁)恐怕也要遭殃了!”不知道過了多久,隻聽沉寂的虛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道後怕的聲音,說話的人,正是妖皇宗的妖老。

“血祭!”聞言,羽皇等人都是猛然一驚,隨即,想也不想,快速的朝著後方爆退而去。

“當年,我以為隻要殺了你,天命就可以改,隻是不曾想,天命就是天命,誰也難逃。

此刻,羽皇心中著實有些慶幸,幸虧爆炸之時,永恒大軍距離爆炸之地很遠,沒有受到波及。

靜。

“不!絕對不!今生的執念與夢,都可以不要。看來,真如預言所說,你才是真正的天命之皇者,而我隻是墊腳石,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件禮物,就算是補償,我曾經的錯吧···”宇輕寒突然道。

抬頭,冷冷地看了眼不遠處的天寒,隨即,宇輕寒豁然將目光,轉向了羽皇等人所在的方向。這一次失敗,也意味著,他將再無機會,因為,這一世,他一切賭盡了一切,自從他用處九死一生秘術時候,結局就已經注定,不成功,便是萬劫不複···

“難道,我這數萬年的努力,就這樣化為了泡影?苦苦承受了數百世的枯寂與寂寞,真的就隻是一無所獲,最終隻能敗亡一途嗎?難道,當年的仇與恨,血與怨,真的隻能永世遺恨嗎···”

這一刻,宇輕寒想了很多、很多,不知不覺間,一股無盡的悲涼與不甘之意,突然充滿了他的內心。

此刻,整片虛空中,一片死寂,沒有一絲生氣,到處飄蕩著一股死亡與湮滅的氣息。

“沒錯,煙雨天宮定然是沒有被全滅,不過重創,卻是跑不了的。”看了眼眼中的眾人,以及他們身後的無數永恒大軍,羽皇緩緩地搖了搖頭。”聞言,宇輕寒冷哼一聲,瞬間看向了青色祭壇,突然大吼道:“大宇帝國的將士們,你們可願,與朕生死與共?”

“追隨王主,萬死不悔!”空中,隻見宇輕寒聲音一落,一陣悲壯不悔的怒吼,倏然自祭壇之中傳了出來。

大宇王主是什麼人?天寒很清楚,他是不會無的放矢的,如今,他竟然這麼說了,就一定有問題。

虛空中,距離爆炸中心,幾千米開外的一處開闊地帶,羽皇等人正靜靜而立,此時,隻見他們眼中全都是布滿震驚之色,愣愣地看著爆炸之處,久久出神。但是當年,宇天帝國無數人的血與恨,必須要他償還!必須···”突然間,仿佛想到了什麼,隻見宇輕寒心中突然充斥一股無盡的怨恨,一股延續了很久很久的恨意。”聞言,屍王緩緩地點了點頭。

“是啊!剛剛那股毀滅力量,真是好恐怖!”這時,隻見呆滯許久的吳老,緩緩地呼了口氣,道。

甚至,就連四周的虛空,也都是轟然湮滅了,留下了一片片巨大的空洞。

虛空中,隻見青色的祭壇一爆炸,幾乎就是一瞬間,以它中心,方圓數千米的一切事物,盡皆化為虛無,所有的一切,隻要是被這股力量碰觸的,幾乎全部消失了。

“你要做什麼?你敢!”聽了宇輕寒的話,天寒微微一愣,隨即猛然看向了祭壇。不然的話,以那股力量可怕,後果將不堪設想···

“王主,這煙雨天宮的人都哪去了,不會真的全滅了吧!”微微看了眼空蕩蕩的空中,這時,隻聽吳帝突然說道。

“嗯,剛剛那景象真是令人震驚啊,那股力量一出,簡直是橫掃一切啊。

“沒事。

“封天祭壇,封祭天地,以我之血,血葬九天!”

“啊!不要···”

轟——

隨著一聲怒吼聲的響起,天地間,瞬間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哼,我什麼意思,你很快就知道了。

“哈哈,不敢?朕有何不敢?當年的血與恨,今世,必讓你耗盡一切來償還!”說到這裏,宇輕寒猛然看了眼居然自己越來越近的金色殿宇,隨即殘酷的一笑,道:“晚了,一切都晚了,別走了,還是與我陪葬吧!”

“我知道了!血祭!是血祭!大宇王主竟然要以無數大軍來血祭!王主我們快退!”這時,仿佛想到了什麼一般,隻見鬼王突然臉色劇變道。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剛剛那股力量雖然很強,但還遠遠不足以,抹殺掉煙雨天宮所有的強者,畢竟,他們可都是堂堂的天階···”微微沉凝了下,骨王緩緩地道。

“宇輕寒,你是什麼意思?”半空中,聽了宇輕寒的話,天寒眉頭瞬間一皺,一種不好的感覺,突然縈繞在心頭。”聞言,站在一旁的天玄子讚同的點了點頭。

如今,大宇王主,以祭壇為媒介,以祭壇之上,無數大宇帝國將士的鮮血為祭,葬盡九天,突然,爆發出的那股恐怖力量,簡直就是毀天滅地的,根本不與爭鋒。片刻後,仿佛突然想到了什麼似得,隻見天寒神色猛然一變,二話不說,著急不比,操控製著金色殿宇朝著後方撤去。

青色的祭壇,本身就是一件很厲害的法寶,之後,在宇輕寒使用九死一生秘術加持後,就更是強大了。

刷!

一念至此,心中仿佛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隻見宇輕寒的眼中倏然閃出一抹恨絕之色。

“嗯?”聞言,羽皇眉頭猛然一皺,宇輕寒的話,太奇怪了,讓他感到了一陣疑惑螺絲粉

    標簽:

    上一篇 :下一篇 :